一个高尔夫球场的易主风波

7月是招生季,郴州市远恒佳南岭中等职业学校(以下简称远恒佳学校)在6月份发布了招生简章。据介绍,学校坐落于南岭生态城内,校内拥有十八洞高尔夫球场。正是这个职校的入局,搅动了几家广东公司在郴州一个高尔夫球场的管理权争议。

2019年,多名广东湖南商会企业家联合发起成立郴州市凯恩斯湘鹰文化旅游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湘鹰公司),彭粤交作为股东代表出任总经理,并从郴州小埠南岭文旅体育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埠公司)承租南岭高尔夫球场,经营两年多,投资逾千万元。不承想,在承租期内,小埠公司另与深圳一家教育公司合作,并以“违约”为由将湘鹰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合同归还球场。

“我们尚在合法经营,对方所诉违约仍存在争议,他们申请先予执行的依据我们认为并不成立,法院在收到我们的复议申请后,依然作出了支持先予执行的裁定,一千二百多万元的投资可能就此打水漂。”彭粤交颇感无奈地说。

“2019年年初,郴州本地企业家邓辅唐多次联系我们,希望我们帮帮他。”彭粤交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说,当时邓辅唐经营的高尔夫球场项目深陷危机,急需外力帮助,以解困局。几名喜欢打球的湖南老乡一商量,想着既能帮朋友,又能投资回馈家乡,于是便成立湘鹰公司并与邓辅唐的小埠公司签订了高尔夫球场的租赁合同,租期10年外加9个月的免租期。2019年10月1日,湘鹰公司正式进驻球场,开始经营。

彭粤交介绍,接手球场后,受到球场原来条件的限制和疫情影响,承包初期球场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为了升级改造球场的软硬件设施,湘鹰公司累计投入近1200万元。随着球场改建的完成,球场品质的提升,经营状况逐年好转,2021年达到了收支平衡,预计在2022年可以实现盈利。

“湘鹰接手后,球场品质提升了不少。”阳卫平是郴州本地人,也是南岭高尔夫球场的常客,他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原先球场的场地不尽如人意,生意也不行,而湘鹰进驻之后,“果岭、球道的品质都好多了,球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就在球场逐步走入正轨,两年多的投资与付出即将得到回报的时候,2022年2月,一纸起诉状打乱了湘鹰公司对球场未来的规划。

在2022年年初,郴州市远恒佳南岭职业教育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远恒佳公司)将湘鹰公司以欠付租金违约等为由诉至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法院,要求湘鹰公司返还球场等租赁标的物。据彭粤交称,实际上远恒佳公司就是邓辅唐的小埠公司,在引入深圳远恒佳教育集团注资后更名而成的,其中小埠公司占股49%。

彭粤交表示,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尚未开庭,远恒佳公司又向法院递交了先予执行申请书,要求法院裁定湘鹰公司立即从南岭高尔夫球场离开。2022年3月8日,北湖区人民法院裁定同意先予执行申请,其后湘鹰公司提出复议申请。3月17日,法院驳回其复议请求,维持先予执行裁定。3月18日,湘鹰公司被迫离场。

2022年1月,郴州远恒佳公司起诉湘鹰公司的主要理由之一是:“湘鹰公司长期拒绝支付我司酒店公寓租金,已构成根本违约。”邓辅唐表示,湘鹰公司接手经营后,违反合同约定,拒绝以直接支付给小埠公司的方式,支付合同约定的每年47.25万元的酒店公寓租金,并向不同意湘鹰公司单方面降价要求的公寓业主发函“封门”,引起纠纷不断。

对此,湘鹰公司却认为是“莫须有的租金争议”。虽然根据合同,湘鹰公司应该将租金支付给小埠公司,再由小埠公司支付给公寓业主,但小埠公司提供的租金数字不实且未提供与业主的有效租赁合同。彭粤交称,业主根本不信任小埠公司,连邓辅唐的父亲都找到湘鹰公司,要求直接支付租金,否则不给使用公寓。

据彭粤交介绍,因租赁关系复杂,湘鹰公司在征得小埠南岭公司副总经理殷某表态同意后,湘鹰公司与各小业主直接签订租赁合同并支付租金。湘鹰公司已经支付了两年的租金,并不存在拖欠租金的情况。在采访中,彭粤交边说边向记者展示与业主签订的合同和付款凭证。

邓辅唐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则称,涉案公寓业主多是他的亲友及员工,就产权归属而言,这些业主只是名义业主,并非实际业主,实际业主仍然是小埠南岭公司。因此,酒店公寓租金应该按合同约定给小埠南岭公司,而非给业主。

湘鹰公司的代理律师在法庭上称:公寓业主依法享有的物业所有权高于其他权利,在业主的收益权受损以后,业主有权收回物业自行出租,“代收代付”已经被公寓业主的直接租赁行为所覆盖,湘鹰与公寓业主签订租赁合同并未违反与小埠南岭公司的约定。

“我们离场之后,高尔夫球场仍在正常经营,先予执行的紧急必要性体现在哪里?”彭粤交说,最让湘鹰公司难以接受的是:被法院裁定先予执行,案件尚未审判,公司已被迫离场。

羊城晚报记者调查获悉,该高尔夫球场确实一直在营业。7月19日,羊城晚报记者再次致电现已改名为远恒佳南岭高尔夫球会的高尔夫球场,接线人员表示,球场还在正常营业状态,住宿也不受影响,还可以办理终身制的会员卡。

远恒佳南岭公司的先予执行申请书称,由于郴州远恒佳公司建设的远恒佳南岭职业学校的验收和招生在即,相关主管部门多次催促并发文,不收回租赁标的物将无法完成验收,势必影响招生计划,情况紧急。故申请先予执行,请求法院裁决湘鹰公司交还场地及相关设施。该申请被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法院采纳。

邓辅唐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申请先予执行是迫不得已,将原球场及相关建筑改造成职业学校的项目非常急,而湘鹰公司并不配合相关的施工改造。现远恒佳接过来后,已经开始施工。“学校已经基本建造完成,并已通过省里面验收,招生工作正在进行中,预计9月1日开学。”邓辅唐最新回应称。

4月26日,记者联系到做出先予执行裁定的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法院郭蓉法官。郭蓉表示,原告方涉及教育行业,教学用地开学、整改有期限,是符合紧急情况的,且裁定结果已经通过复议。

北京隆安(广州)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陈伟杰向记者介绍,一般来说,存在某些紧急的原因,若不先予执行必然会导致原告的严重后果,法院会裁定先予执行。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追索扶养费、抚育费、抚恤金、医疗费用的,或是追索劳动报酬,法院可以裁定先予执行。

湘鹰公司代理律师则认为,以职业学校9月开学在即,属于紧急情况而裁定先予执行值得商榷。该律师表示,就算该学校9月确实要招生开学,其本质依然是民营企业的公司行为,原、被告双方是平等的民事主体,并不存在某方利益高于另一方的情况。

7月18日,羊城晚报记者以学生身份拨通远恒佳学校的招生电话,对方表示,学校正在招生,预计9月开学。学生上课有专门的教学楼,教学用的高尔夫练习场则在原有场地基础上改建。

被“扫地出门”的彭粤交至今意难平,他认为,即使是引入新的投资方,也应该依法依规处理好之前的合作协议。

在彭粤交看来,就算是有所谓的租金纠纷,每年40来万的租金与过千万的投资难以相提并论。他表示,在小埠南岭公司将球场“一女二嫁”之前,从未要求湘鹰公司执行“代收代付”的条款,直到起诉前,才发来一份催缴的函件。

此外,2021年底,当地税务部门要求申报缴纳球场地块的土地使用税也是远恒佳要求解除合同的理由。根据此前双方的补充协议,如在双方签订租赁合同后,在免租整改期、租赁期内,出现需要缴纳土地使用税的情况,双方同意终止合同。在被起诉后,湘鹰公司向国家税务总局郴州市北湖区税务局咨询球场用地涉税事项后,得到回复:你司目前所占用土地(注:即高尔夫球场所占地)未纳入城镇土地使用税的应征税范围。

如此种种,令彭粤交困惑不解。这样的营商环境令他们这群湘籍企业家感到忧虑。

据悉,围绕郴州这座高尔夫球场的经营权争议,已引起郴州市相关部门的重视。本报将持续关注事态进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