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阿伟”:大器晚成的羽毛球高手

陈光伟,网名“海南阿伟”,各地羽毛球友都亲切的称他“阿伟”。他不是专业羽毛球运动员,却深深地热爱着羽毛球这项运动。从一名初学者到如今全国乃至世界知名的业余羽毛球高手。

这些年他走遍全国100多座城市,以及澳大利亚、泰国、马来西亚、韩国、日本等地,先后获得了100多项冠军,是羽毛球业余圈子内公认的高手。

今年清明节前,“阿伟”这个名字再次让海南羽毛球迷兴奋起来,毕竟这位出生在海南的羽毛球业余高手要回乡过清明节,并与海南的球迷进行交流。与高手过招,是每一位球迷梦寐以求的事。与其他热爱打羽毛球的球迷一样,虽然记者对他不熟悉,但也非常期待着有机会与这位民间高手切磋。

4月4日晚上,在海口浩瀚羽毛球馆,一位长相不突出,个头不高,穿着一件蓝色上衣、黑色短裤的男子,在球场上前后跑位自如,扣杀有力,吊球弧度好,每一个球都打得非常到位,这个打球的男子引起所有球迷的注意。

阿伟与海南本地半专业高手倪超过完招,满头大汗的他刚坐下来休息,就被其他球迷围上讨教。

“我现在已是45岁了。”说起自己的年龄,相信许多人不会相信,个头不高的他,打起球来,行动迅速,无论是跑位还是击球,都非常迅速,体力也非常好。

1970年,陈光伟出生在海口市琼山区龙塘镇永朗村,上学时无心读书,初中还没毕业就辍学打工了,他卖过菜卖过猪肉,19岁时在海口一家饭店当厨工,学了一手好厨艺,是特级厨师也是高级食品雕刻师。

从小热爱运动的他经常到海口公园去锻炼,有一天早上,他发现公园里有很多人在打羽毛球,刚开始他只是静静地在一边看,后来跟人家熟了,就加入打球的行列,由衷地喜欢上了这项运动。

1995年,阿伟被聘请到北京工作,是某酒店的厨师长,他的命运也跟随着这次工作的变动而改变。

因工作地点就在北京地坛公园西门旁,某天早晨他到公园跑步时,看到很多中老年人在打羽毛球,尽管场地是露天的,却很正规,热爱打羽毛球的他再次被人家的你一拍我一拍所吸引。

他每天早上按时来到地坛公园和球友们打羽毛球,结识很多京城民间羽毛球高手。在地坛公园的两年间,他快速进步,初来时从未赢过的对手逐渐被他打败。后来,有球友建议他到北京一些正规的羽毛球馆去打球,球技提高更快。阿伟也从此踏上了业余羽毛球竞技的“专业”高手之路。

“打球过程中,要学好步伐首先要学会起动、转身,右脚要根据球路方向向前跨步或者向后移动,学会侧身等等。”4月4日晚上,在海口浩瀚羽毛球馆里,阿伟再次来球馆与球迷进行交流,针对一名球迷在跑位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他一一点点指出来,并在球场上演示。

阿伟告诉球迷,起初他到北京打工时,多人都认为他打球只是为了锻炼,水平难以提高。然而,经过刻苦努力之后,想不到会成为全国业余高手。

“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到球场打球时,发现球场里的高手也更多,担心自己的水平会引起他人笑线年夏天,阿伟第一次到亚运村附近的羽毛球场馆进行打球时,看到白色的灯光、绿色的球场,除了兴奋之外还有担心,害怕球技不如人会引起别人嘲笑。

阿伟说,打羽毛球最重要的是锻炼身体,大家相互学习,因而过程要放松,不要过于担心技术不到位、步伐不对等。到球场打球后,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技术与球场的人有很大差距。

有时打累了,他就站在球场里看其他场地的高手打球,当遇到击球和跑位比较到位,手法技术比较好的人他就会模仿几次,有时甚至为熟悉一个动作要练习好几个月。除了模仿外,他还看一些关于羽毛球技战术的书,或者从电视和网络上观看比赛和观看相关视频。

“虚心学习,多问几个如何?”打球过程中,就要多问几个如何?等别人下场休息时,阿伟就会主动上前交流,别人如何拉后场,如何网前吊球、如何反手接球等。

有时会遇到一些陌生高手和不善于交流的球友,他就一次次虚心请教。在球场待的次数和时间久了,经常来打球的人见他如此钟爱打球,都很乐意把自己的一些心得与他分享,有了更多更好的交流,他的水平越来越高,球友越来越多。除了场上打球和球友的指点外,他觉得进步还不够快,下班回来经常在房间或者走廊里进行挥拍练习,有时甚至在睡觉时梦里都会梦到打球。

因工作关系,他还曾经到山东威海等地工作,但这并不影响他打球。一有时间,他就坐车回北京,或者从威海到济南烟台等地找球友打球。有时候路途的奔波和打球的劳累,他困了就在车上休息一会,一旦到球场后,整个人就立马有精神起来。

付出终有回报。1998年,阿伟获得北京市业余羽毛球男子单打冠军,之后,他成为业余羽毛球冠军的常客。每年一届的全球华人杯羽毛球赛,他总共参加了9届,获得7届男子单打冠军,1届男子单打亚军。

国内最大的东西南北中业余羽毛球比赛,他也获得了4次单打冠军和3次双打冠军,也曾几次回海南参加比赛并获得过冠军,如今他已获得了数不清的个人以及团体的冠军,可谓战果累累。

2001年从山东再次回到北京,阿伟就跟着一个球友在他的房地产公司上班,放弃了厨师的工作,白天上班晚上打球。阿伟告诉记者,放弃厨师的工作,当时是想和球友开餐馆,后来因找不到场地,最近开餐馆的梦想放弃了。

当时正好有一个单位要参加羽毛球比赛,因技术不行,特聘请他前去指导。教球过程中,阿伟多次强调,练好反手技术,必须突破反手高远球的瓶颈,与正手技术的基础是正手高远球一样,反手技术的基础就是反手高远球。

通过多年打球经验,阿伟认为想打好反手高远球并不难,但是规范的动作是必不可少的,初学者不必因为反手技术的缺陷而苦恼,而是要经常打反复练习,才能发现自己的缺点和不足,相信会有所突破。

大家觉得他教得好,很容易掌握,阿伟说他本身是业余学球出身的,他更加懂得业余选手怎么样学球才能进步更快。朋友们对他的信任,越来越多的人来找他学球,也深深地触动着他。

“阿伟,你的球技好,理论水平也不错,干脆开培训班吧!”一天有球友建议他,干脆放弃工作,当专职业余教练算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2008年5月,他辞去房地产公司的工作,全身心的投入教练员的工作,当上业余羽毛球教练。

“当厨师或者在房地产企业工作并不影响打球,这样放弃不可惜吗?”来自海南等地的朋友以及家人非常反对,觉得教练的工作不稳定。

“不可惜,反而觉得更有意义。因为不管那几年我是在饭店当厨师还是在房地产公司工作,我都没有停止对羽毛球的热爱,所以成绩越来越好以后就改行了。”阿伟说。

事实证明他放弃其他工作,从事业余教练并没有错,不仅结识了很多球迷朋友,工作变得更加舒心,更重要的是从事业余教练并没有影响到收入,有时反而更多。

当了7年教练之后,随着年龄增长,他参加的比赛越来越少了,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教练的工作上,也经常到各地参加一些关于羽毛球的交流活动。

“现在每天要教球4个小时左右,并不辛苦,反而觉得很开心。”阿伟说,改行从事羽毛球工作,这是自己喜欢的事情,自己能为羽毛球这项运动做点推广的工作感到高兴,带动更多的人加入这项运动中来,以球会友,全动,是阿伟内心最想要的。

最近两年,阿伟频繁往来海口与北京之间,除了经常回家看父母之外,也想提高自己的能力,提高海南羽毛球水平,培育更多羽毛球爱好者,他觉得海南并不缺乏羽毛球高手,缺乏的是氛围和交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